19939905379

网站建设 APP开发 小程序

知识

难忘解放初儿时校园的桩桩逸事作者|王富存我的幼年时代,是八年抗战在母亲的怀抱里颠沛流离中度过的。从我记事,我知道村北七、八里路就是日本炮楼,村西南七八里路就是土匪李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APP开发 >

怀旧散文|难忘解放初期 儿时校园里的桩桩逸事

发表时间:2020-01-10 16:01

文章来源:佚名

难忘解放初 儿时校园的桩桩逸事作者|王富存我的幼年时代,是八年抗战在母亲的怀抱里颠沛流离中度过的。从我记事,我知道村北七、八里路就是日本炮楼,村西南七八里路就是土匪李连祥的据点,不管哪个来骚扰一下,当地的百姓,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家破人亡,抓兵出壮丁派粮派款更是家常便饭。我村是一个小集镇,一家人均不足半亩薄地,生活状况可想而知。直到1945年日本鬼子投降,47年解放大军南下消灭了土匪李连祥,家乡的百姓才结束了民不聊生的痛苦日子。搞土改时,我刚十岁,我和大孩子一起在儿童团里唱歌跳舞扭秧歌,生活得很快乐。

小学老师是个五十岁的老头,解放前以卖煎饼为生,因为我唱歌学得快,唱得好,老师很喜欢我,让我当领唱。那时候,各村经常在一起开大会,每次去开会,各学校就比赛唱歌,东村的唱完,啦啦队就喊起来:“唱的好不好?”“好!”“妙不妙?”“妙!”“再来一个要不要?”“要……”。被指名的学校就只好再唱一个。刚唱完,啦啦队又对准了目标:“该谁唱了?”“该西村!”“该谁唱了?”“该西村!”。西村就又开始唱了起来。我们村因为歌会得少,经常被啦啦队搞得很被动和难堪,后来我村老师想出一个办法,派我去到其它村“卧底”偷学唱歌,我接受了这个任务,放了学就去邻村走亲戚,给亲戚的孩子学了再回到我村教我学校的学生唱。这个办法果然奏效。再去开会时,别的村会唱的歌,我们学校也会了,不仅会,而且唱得更好,因为我们村比较大,学生多,为了争回面子,早憋足了劲,所以唱起来,声音也特别洪亮。结果我们学校还争来一面流动红旗,老师和全村老少都很高兴,村里为我们学校的学生每人做了一身花条子衣服,另外还奖励给我毛巾和书包。于是我就成了我村被注目的儿童,我的小名气也被传了出去。后来,我去亲戚家偷学唱歌的秘密被人知道了,再去走亲戚,大人谈起来,不过是一个笑话,孩子们却十分较真,都像对待间谍一样地防着我,玩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唱歌。这个成见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

在本村小学,我只上到三年级,升入四年级时,班里只剩下我一名学生,老师不愿为我一个人再另设一个班,于是就把我送到高级小学。跳级做了五年级的插班生。幸亏我在高级小学遇见了一批终生难忘的好老师,使我在一年的时间里,不仅及时补上了四年级的课程,还在五年级年终考试中,除数学属中游之外,其它课程都取得上游的好成绩。于是我又成了学校和家乡传奇式的少年。说起我那些老师,真是个顶个的出类拔萃,正是他们对我的培养和影响,决定了我一生的命运,这话一点就不过分。语文老师高某,文章书法都是一流的。那时候的课本教材,一般都来的很晚,就凭着他自己编选的教材南昌网站优化,便讲便在黑板上板书下来,深入浅出,口若悬河,一字一句地灌输进我们的脑海里,他知识渊博,又兼教我们史地课,古今中外天南海北的事儿好像他都知道,有些知识本来是中学阶段才应该学到的,可是我们已经提前牢记于心。

我的美术老师,姓韩,那才叫名符其实的美术老师,教室里挂的毛主席像,就是他自己画的,与后来从书店卖来的丝毫不差。一次上美术课,校工正在挑水,韩老师在黑板上几笔素描画下来,活脱脱一个校工好象从黑板上走了出来,全班同学惊喜若狂,教室里爆发起雷鸣般的掌声。就是现在大学里的美术教授也不过如此吧!后来他被调入县文化馆,常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谁能不为有这样的老师而感到自豪呢!曾任过我班主任的邵老师,他并不担任我们的体育,一米九的个头,却是个体育健将。据说他在上高中时,就曾在全省学生运动会上拿过跳高、跳远、三级跳三项第一。在操场上我亲眼目睹过,他从两米高的横杆上,一跃而过,那哪里是跳高,简直就是飞!大家都曾在电视上面看到美国的职业篮球队员,平地而起,从篮圈上往下盖帽扣篮的镜头,其实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们的邵老师已经多次为我们表演过了,他那健美的身材,象轻燕一样比那黑人明星要风采的多了! 。再说我的音乐老师,她姓梦,30岁了还是个姑娘,她不仅歌唱得好,还精通乐理,每教我们一首歌,都是从教乐谱开始,我因为唱歌有基础,她常夸我学得快,发音准,对我特别偏爱!小学阶段,我就学会了简谱,还是学校的腰鼓队员。学校组织歌咏队,我因受邵老师的影响更爱打篮球,所以没报名参加歌咏队,梦老师不高兴了,我只好答应早操时间准时去歌咏队练音。那时候,我对自己的将来,没有设定太高的目标,既没想升官发财,也没成名成家的思想,我只羡慕我那些老师,我崇拜他们,只立志将来当一个象他们那样的老师就满足了。于是我拼命地向他们学习,为了能学他们的一技之长,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

后来我果然如愿地考上了师范。虽然进了高级学府,但我再没遇到棋牌我小学阶段那么高水平的老师。师范学校各种设备齐全,在学习上我又没感到有什么压力,各门功课都是优秀,这就为我课外学习各种本领提供了有力条件。在这所学校里,我学会了拉二胡。毕业那学期音乐老师组织了一场二胡京胡比赛,我与另一名同学都取得了冠军,他比我会拉的曲谱多,但我拉的手音比他强,另有一次和外单位比赛篮球,体育老师认为甲队实力强,让他们出场,结果输得很惨,第二星期,我主动要求,校长让我找的几个同学参加比赛,校长答应了,结果我们取得了胜利。校长问体育老师:“你专门培养的甲队,还不如这些小家伙呢?”弄得我们那位体育老师脸红脖子粗,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其实我那体育老师,虽是大学毕业,但他是学体操的,并不擅长篮球,让他改做教篮球的,岂有不败之理。在这所学校里,我以自己将来也做一名学生崇拜的老师为目标,刻苦学习,苦练本领。我们学校把各种优秀的学生都分别成立了研究组,另派老师重点培养,其中语文、音、体、美课四个研究组我都是成员,老师只好把活动时间错开安排,以避免时间发生冲突,我还兼任学校版报的编辑(立时我才16岁)。师范毕业后,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当上了一名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一直到1957年全国爆发反右派运动受到冲击,在短短三年的教学生涯中,我学到的知识,派上了用场,尽管我始终没有达到我小学阶段遇到的各位老师那样高的修养水平,但仅仅有限的水平,却因为各种特长集于一身,把学校教学搞得有声有色。我很快就被调到县城(全县最大的学校)去任教,我也在学生中出现了无数崇拜者,他们都跟我是一个年龄段的,上课是师生,下课是兄弟姐妹,生活得可开心了……(注:作者生前系一名省级优秀教师,中学校长,于2013年病逝)

欢迎下载“齐鲁壹点”app敬请关注《河南王豫》壹点号主创及编辑:王河南等编辑团队投稿信箱:599268545@qq.com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