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9905379

网站建设 APP开发 小程序

知识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第五届中美体育论坛”会上,UFC亚太区总裁KevinChang、NFL中国董事总经理RichardYoung、斯篮搏亚洲及中国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MichaelSun、中迹体育总顾问张思杰、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网站制作 >

体育IP如何多维度开发?

发表时间:2020-01-04 20:58

文章来源:佚名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第五届中美体育论坛”会上,UFC 亚太区总裁 Kevin Chang、NFL中国董事总经理Richard Young、斯篮搏亚洲及中国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Michael Sun、中迹体育总顾问张思杰、中网公司董事长段钢围绕《体育IP的多维度开发》主题进行的圆桌对话。刘梁京蒙担任嘉宾主持。

主持人:在过去的两年中体育IP赛事呈现出白热化的发展,我想请在场嘉宾聊一下如何定义优质体育赛事IP?又应该具备哪些体质?

Kevin Chang:毫无疑问美国市场历史悠久,包括它的PTV,还有很多其他的渠道,最终形成了像俱乐部、学界,一直到专业的联盟联赛,所有IP都由多层次构成。因此这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生态系统,中国现在还在这个方面不断地发展。

Richard Young:就美国市场来讲,很多的联赛,尤其是四大赛事,其实是在跟电视做竞争。它们也认为这是一种商业形式,尤其是跟娱乐其他产业方面的竞争。这些联盟有专门负责商务的专员,全力以赴保护自己的IP。但是中国可能会从其他的角度开发,因此这个联赛的基础其实有所不同,两个市场架构也就不同。中国正在进入私人化的过程,或者更多的是一种企业化的过程。在美国也是这样,如果看一下UFC或者美国其他的赛事,它们现在也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结构当中。从体育赛事的结构,获得版权及IP的方法还有保护模式的方式在发生改变。但是从源头上来说,中国和美国完全是来自不同的两个维度。不过现在在距离上可以说变得更近了,当然还是会有一些区域上面的差别。因此IP的成立和保护是在有所不同的两个市场当中。

Michael Sun:其实还是围绕着一个大环境,不管中国也好,在美国也好,在这个环境里让一个IP诞生,企业就需要很多的东西。我觉得在中国市场来说,它的起步很快,也要权衡很多。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说的在开发或者推广IP的角度上,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要从体系管理、商业管理、媒体、参与,当然在国内也是要从政府的一些出发点看这个事情,然后在这上面找到一个平衡点,来让IP好好发展。这绝对是一个漫长的活儿,而不是说今天做,明天就可以见效的。

张思杰:我做赛事很多年,所以我还是用赛事来说对IP的认知。波士顿马拉松是全世界第一场城市马拉松,创始于1897年,赛事的历史悠久,这个IP其实提醒我们需要时间和人群的积淀,中国的体育才起步,需要有马拉松人群的沉淀,所以IP首先我们要归结于时间。

第二,它是一个符号。要成为一个IP,如果没有文化符号,也就是它的文化内涵,就都没有后劲。比如刚做完的兰州马拉松,围着黄河跑,西部特有的,不到四百万人口,有40万人在赛道上。你用你特有的东西,或者民族化的东西去打造,用时间去积累。当然要有一个体育的恒心的马拉松精神。

第三,IP要能够获得长效性,体育是有宽度的,是有人性的,所以它一定是横向多方获利。还回到马拉松,如果这个城市因此没得到名片的展示,我相信没有一个城市愿意办。就是城市获利了,消费者获利了,赞助商因为你有价值它获利了,甚至媒体因为可以获利而愿意跟你一起互动,这是多维获利,IP才有生命力。

第四,聚焦。有足够的消费人群愿意来消费你的东西,不然你纯属自娱自乐,你自己说我的东西再怎么好,那叫自嗨,不叫IP。我昨天听到,一讲到体育,马拉松开始,一票难求,No,现在中国120多场马拉松,真正一票难求的不到2%、3%。很多中小城市赶风式的组织马拉松,很多都组织人来跑,甚至花钱来让人跑,这种形式是不对的。

美国现在完成全马的有一千多万人,我们就50几万人。但如果我们完成全马的人也达到一千多万人,两千多万人的时候有了足够的消费人群,他的目光会聚焦在哪些方面?聚焦在北马、上马、兰马?还是聚焦在我们也在努力的自创IP?像斯巴达,还有我们的甜蜜跑马拉松等等独特赛事的,你去享受这个方面内容的,就是成熟IP,它要有人跟风。首先有基础,有吸引力,有内容。

最后一个就是说纵向的效应,也就是说在一个门类,不管足球、篮球,现在的马拉松也好,做事没有获利的话,纵向走,就是同行获利。你要让兄弟姐妹都能获利,这才是我认为重要的。

段钢:我对IP的理解有三条:第一,IP应该能承载人类创造的价值。人类历史拥有七千年了,从埃及文明开始讲。我们七千多年创造了无数的财富,最后凝结成什么呢?在十九世纪之前我们主要是凝结或者沉淀。而创造的财富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贵金属。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当知识产权保护的概念被人接受之后,IP成了另外一个承载人类创造财富的载体。所以现在我们经常讲,我有一个重要的品牌,一个IP,即便是我的生产车间没有了,但我有一个IP,也能东山再起。这就是它的第一个特点。

第二,它需要时间的沉淀。从网球的角度来讲,我们大家都比较熟悉的四大满贯。温网是1877年创立的,美网是1881年,法网1891年,最年轻的澳网是1905年。所有的这些网球重要的IP都经过一百多年的沉淀它才有今天的价值。再看其他体育赛事,英超是1888年创办的,奥运会1896年,波士顿马拉松1897年,1898年创立的意甲,还有美职棒是1903年,它们都是一百多年的历史才有的今天,所以没有这种积累,IP不可能形成。如果抱着希望说今天做一个赛事,明天就成为IP,这不可能。

第三,我认为IP应该能够向上下游赋权发展。怎么讲?就是我能够进行品牌授予这些方面的安排。只有这样它才能把已经沉淀的价值激活,在市场上变现。

主持人:有的赛事历史悠久,有的赛事还比较新,可能很多中国的体育观众还没有真的完全的去了解和接受。那么我们在中国怎么看这样的运动,或者是我们自己新的赛事IP,如何去定制一个长时间的培育计划?

Kevin Chang:我想需要时间的积淀,而且为什么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呢?因为这个平台它本身需要去成长,不管是象棋,还是篮球,不管是足球还是其他的球类,还是其他的体育运动,它都需要时间来培养这个平台来吸引更多的粉丝,这样的话才能变成一个世界上知名的赛事。

我们谈篮球的话很多人会说姚明,会说NBA,因为他们都是比较知名的。虽然说NBA在中国三十多年的时间,给我们三十多年的时间也足够让这个世界知道我们会办一个很好的赛事,但是让世界知道我们是一个非常强大IP的话,30年是不够的。我们去推一个赛事更多的是需要这个赛事培养更多的运动员,让这些运动员变成经典,变成传奇,这样的话也能够增加这个IP赛事本身的价值。

Richard Young:传统告诉我们IP确实需要时间的累积。之前一个公司要赚十亿美金会花很长时间,现在很多公司一夜之间爆发式增长,这个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IP产业,我们不需要它急功近利。我们要真正投入一些东西,要给大家交付一些真正杰出的东西,让我们的消费者可以从中获益。这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运动其实都是跟真诚相关的,在中国其实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所以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持续不断地推动最好的产品到市场上面去,并且确保这样的产品能够不断的去改善,去改进,根据大家的需求,根据大家不同的喜好去调整。

Michael Sun:我们常常跟美国比较,市场、人口。在美国他们常常说,现在的五大联盟,其实是娱乐,它们实际上把这个变成百分之百的商业化运作。在这上面看它们做的产品,其实它就是好莱坞大片,在这上面吸引很多人,再加上变成家常便饭的一种习惯,所以它可以一代传承一代,而且会做的越来越好。像UFC用了20年,很受大家欢迎,随着时间和社会的变化,随着消费者的需求,做得更好,所以它抓到了我们要的东西。所以我觉得体育就是娱乐。

棋牌 张思杰:其实体育如果作为生意来说是产业,但是做体育这一行还真的要讲点情怀,因为不仅是时间,我们发展迟,还要等人口基数的放大。如果没有这些爱好,就几个人,也不够。我们不能往向上看,要向下看,你的消费人群就是你未来的消费人群,他们需要什么,我们要利用中国迅速发展的互联网,这个应该在世界上还是领先的潮流,我们的报名体系顺畅度,有些比较花哨的,就是来刷身份证,进去后,各方面,包括支付宝应用,后台的输入,包括大数据的应用。应该说在某些方面我们迅速研究消费者的需要,并且能够赶上现在的某些内容。

重视不止是做体育赛事这些人。应该说国家体育总局,田径协会看到这个井喷态势来的时候,再加上当时放管服政策出来后,田径协会跟中迹体育共同推出的中国田径协会马拉松学院。为什么做这个学院?到今天11期有1260人参加了培训。主要对象就是做马拉松的企业,还有部分的体育局,还有部分的专业知识。有这样的辅助在里面,再加上大数据的科学核心在里面,我们相信我们能满足这个井喷的需求。而且美国朋友也可以来帮助,因为这个市场确实大。所以这个阶段我们要看到我们非常多的不足,但是我们又要有足够多的自信,在中国井喷市场里有足够的空间做这样的事情。

段钢:我一直在想,既然是IP这个话题,是不是拥有一个赛事就肯定拥有IP。这个答案应该是否定的。中国现在有很多IP并没有在中国落地生根,它更多的是海外IP拥有者获得的利益。现在在中国一共有13场网球巡回赛级别的,其中WTA有7场,ATT有4场。到2019年,WTA年终总决赛落户深圳,中国将达到有8个WTA的赛事,成为世界第一了。这13个赛事里真正在中国落地生根的IP只有三个,一个是广州,网球公开赛,它的IP在广州体育局。还有上海的大师赛,还有北京中国网球公开赛,它有两个IP,一个是WTA的,还有一个ATT的赛事IP。上海的只有ATT的,广州只有WTA的。其他的赛事是怎么的情况,它只有南昌网站优化租用相应的牌照,最多的20年,少的5年。这个我觉得是我们现在谈IP需要考虑的一个话题。

第二个,体育产业的问题,产业到底赚不赚钱,从我自身来讲,体育是很难赚钱的。这个赚钱的时间要很长。比如NBA前50年基本不赚钱,后来才慢慢赚钱。所以说想通过体育短时间赚到钱是很难的,我劝各位,如果有这种想法的可以耐下心来做个50年。体育更多的是一种对自己的磨砺,为了一种情怀。

Kevin Chang:我们要聚焦消费者,去了解一下他们真正想要什么,而且了解一下这样的需求是否真实存在。在过去的十年当中,我们在媒体方面其实没有做太多的动作,到了过去的几年才推出我们的产品,而且也把握了这个时间,很快的就积聚了非常多的粉丝。那是因为我们花了很多的时间去了解我们的消费者需要什么,他们需要真实的比赛,需要更多的真实性,我们怎么样搜集这样的需求,怎么契合这样的需求开发我们的产品,这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而且我们要做成高端的、优质的产品。

另外我们提到了媒体,还有IP,它也是能够给我们带来非常多营收的。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思考在这么大营收情况下怎样优化它的利润率,所以我们需要重新聚焦媒体。这是我们一直专注的一点,所以大家如果不知道一个事情,一个平台,不愿意为它买单,就需要先做消费者教育。另外我们也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创造持续不断的收入,像消费者是不是可以订阅,是不是可以创造周边产品,这样可以让消费者跟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让他离不开我们,这是我们在中国市场未来想要做的。

Michael Sun:四样东西:赞助,媒体,版权,衍生品。在这个层面来说的话,我们做这个体育基本上是一个规律了,我们只能帮助所谓的消费者来提供更多的附加的服务,来增加他消费的意愿。举个简单的例子,我这几年一直在做着自己的一个IP,就是极限篮球。极限篮球说真的非常小众,而且也是刚刚开始。如果说跨越到刚才说的四样东西的话基本上是零。但是既然做这件事情,就要不断投入。那么要想变得合理南昌app开发,先要想着怎么生存下去,再接着继续打造你所谓的IP。我们就借用了一些在国内本土的趋势,用了一些比较不太一样的方式。我想表达的就是我们可以用不同的经营方式让它变现,为的还是希望不断增加参与消费群体。所以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能够变得更有创意。这也是我们天天想的事情,想着怎么来创造增加我们的收入来源。

张思杰:我们做体育是真用心,但是我们还有耐心。美国朋友之前积累的,百年积累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宝贵财富,我们要耐心,用心,认真学习消耗,这是我们应该有的一种态度。反过来,我们还有创造性。2006年我把跑步做成盈利的,接下来也把一些项目做成盈利了,虽然难。我举个例子,刚才说6月份做的兰马,除了直播之外,我们用了网络四小时的全网直播,当然是主动拥抱互联网的方式,后台到达率2400万人来看。

品牌,IP是要持续聚焦的。除此之外一年要做十几场配套活动,就是在这个城市,你给这个城市男女老少带来了什么,这不仅是情怀,还是商业的延续。

第三,还要有样板。我们从去年,用见证雄安这个理念,准备十年见证这个奇特的,代表中国标杆城市的科技也好,环保也好,它怎么来的,我们用跑步的形式,因为运动是活的,可以用眼睛观察它,我们用十年来看这个城市长什么样子。我们也坚信用一些创造力的手段,借鉴国际很好的东西,去学习它们的经验,我们不敢说后来一定居上,但是我们有足够的红利人口,有急需的刚需。体育虽然是一种公益,但是生意化能够生存,这个是绝对值得坚持的,因为它是一个线上的事业。

段钢:中国有一位思想家叫荀子,他是战国人,他说的一句话,叫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这是体育应该有的概念和精神。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