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9905379

网站建设 APP开发 小程序

知识

优质的剧集自然有一股“魔力”可以令人茶饭不思,但在追剧的过程中,视频平台却起到了“帮倒忙”的效果。4月初,浙江消保委就“九大问题”约谈了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网站制作 >

视频网站终于不用看广告了?发现真相的我懵圈

发表时间:2020-05-03 10:45

文章来源:佚名

优质的剧集自然有一股“魔力”可以令人茶饭不思,但在追剧的过程中,视频平台却起到了“帮倒忙”的效果。4月初,浙江消保委就“九大问题”约谈了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芒果TV等共11个音、视频平台,要求上述平台在限期内作出整改。

所谓的“九大问题”其实是浙江消保委给出的9个整改意见,分别为广告特权、扣款提醒、自动续费、重复收费、部分节目无法全屏观看、过分信息收集、充值问题、不同平台不同价、不当导流。在其中和消费者最密切相关的应该就是广告和续费问题,这两个问题给一般消费者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也是网络投诉的主要事项之一。

而在半个月后,也就是4月17日,中国消费者报的跟踪报道指出,浙江消保委收到了上述平台的回函,部分问题已进行整改。消费者最关心的三个问题,免广告宣传、扣费未提醒和自动续费将得到调整,不光是降低描述的误导性,也避免了消费者不慎“中招”的风险。

至于剩下的整改意见,各大音视频平台的进度不一,但无非是“马上改”和“正在改”的区别。相信浙江消保委的整改意见也代表了大多数用户的心声,在过去广告问题和扣费问题已经给消费者带来了太多的困扰。

但我们更想知道的是,这些音、视频平台的整改是否真的能带来体验上的变化?如果只是表面工具,那么做再多也无济于事,在平台上看视频的“坑年代”,到底过去了没?

目前最新版的爱奇艺、腾讯视频App在有关“免广告”的描述上已经出现了变化,页面会明确告知“广告可跳过”,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使用“免广告”、“去广告”等话语,表达上确实准确了许多。

实际上从一开始,有关视频平台的“免广告”整改只不过是限于宣传层面,而并非针对插入广告这个行为本身。换言之,在整改后原本该存在的广告还是会存在,只是现在平台方不会使用“免广告”、“去广告”等词语来迷惑你而已。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对绝大多数的视频平台而言播前广告都是营收的主力,不光是国内的“优爱腾”,国外的Youtube也差不多是如此。视频广告是一定会存在的,但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则视平台的情况而定,所以希望视频平台去掉播前广告是不现实的幻想,除非按照他们的指引开通会员。

至于另一个整改的重点收费问题,从App的相关描述中,能明显看到改变。在需要付费的页面中我们可以明确见到运营方加入了相关说明,比如爱奇艺表示会在扣费前1天告知用户需要扣费,而且也会在续费界面指明哪些服务是“连续包月”,也就是会自动扣费。

综合而言,在整改后这一批音视频平台最大的改变是信息更加公开透明,消费者不需要“猜测”、“揣摩”也能明确知道平台方的用意。在过去由于规则不够透明而导致意外扣费的事情偶有发生,无论是对运营商还是对视频平台来说,都是深被诟病的严重问题。

我们确实见到了音视频平台针对整改意见所作出的调整,但就效果来说对体验提升的帮助还是比较有限。另外,这并非是平台方没有根据要求整改,相反的是他们的整改动作还算快,而且也比较到位。视频平台的动作如此快,还是因为上面提到的几点整改意见几乎不会触碰到平台的核心利益,而相反像“收费不一致”这类问题由于涉及具体利益,所以在整改起来效率必然没有那么高。

除了bilibili被誉为“一股清流”外,国内大多的音视频网站由于广告分发、收费模式等因素都存在一些争议。在App Store的评论区中我们经常能够见到一些有关消费模式、广告穿插的负面评论,尽管部分评论主观色彩太浓重而且没什么根据,但综合来说还是能够反映部分用户的想法。

然而对于视频平台的这种行为,仔细一想倒不是不能理解。对于商业公司来说营收才是第一要务(和瑞幸这种主要靠投资的不同),摆在视频平台面前的首要难题是营收,为了营收他们会想尽办法,在不违法的前提下推出各式各样的功能和服务。

爱奇艺2019年的财报显示,其总营收达到290亿元,同比增长16%,而会员服务营收则为144亿元,几乎占到一半。到第四季度为止,爱奇艺的订阅会员数量达到1.07亿,同比增长22%。从数据我们可以发现,爱奇艺的大部分营收都来自于会员费用,和Youtube等海外视频公司的营收结构不太相同。

根据Google公布的数据显示,Youtube 2019年总营收为151亿美元,而由于Youtube的盈利模式几乎全是由广告构成,所以可以认为Youtube光靠广告就获得了超过1000亿人民币的营收。

国内的视频网站自然想效仿Youtube的成功,但显然靠广告在国内是行不通的。因此,各式各样的会员制度,甚至“超前点映”的模式被创造出来,也是为了适应特殊的中国市场。

在“被点名”的平台中bilibili应该是底气最足的,首先B站没有包括前端广告在内的大多数广告,而且会员收费也只有“大会员”一种,几乎没有其他的收费渠道。在中国消费者眼中B站应该就是最理想的视频平台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B站的视频业务根本不怎么赚钱。

B站2019年总营收为6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64%,形势看起来不错。但细究数据我们发现,增长势头最好的Q4中非游戏业务营收仅有57%,为11.4亿元,而游戏业务的营收则有8.7亿元。换言之,B站作为视频网站主要营收却是由游戏收入构成,这样奇怪的比例放在国内视频平台之中仅此一家。

所以,对视频平台而言生存本来就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在营收压力之下怪招频出也就不奇怪了。

第一,国内的流媒体市场没有形成良好的生态,大多数音视频内容平台没有找到合适的营收手段。而广告和会员制收费已经是得到行业印证的可靠模式,国内平台结合两种模式来争取盈利也是可以理解的做法。

当然国内视频平台也有进行一些尝试,例如超前点映等,目前来看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而且观众也开始接受这种收费模式。但在更可靠的盈利模式出现之前,广告和会员依然是视频平台营收的核心手段,所以希望“没有广告”或者“不用会员”是不现实的。

第二,中国的消费者群体并没有培养起内容付费的习惯,现有模式是唯一解决办法。像国外奈飞等平台会通过推出自制剧的方式来获得收入,观众只需要成为会员并为剧集付款就可以全部观看。2020年第一季度,奈飞收获了57亿美元的营收,其吸金能力相比Youtube可谓不遑多让。

爱奇艺、优酷等平台也曾有考虑过奈飞的路线,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归根到底,想要让国内的消费者为内容付费还是不太现实的设想,在缺乏群众基础的情况下内容付费的模式自然也搞不起来,能够尝试超前点映已经是了不起的进步。

然而,在超前点映模式出来之后盗版问题又再爆发,此前《爱情公寓5》的盗版事件就大大地挫败了付费用户的信任感,无论是对付费用户还是平台方来说,盗版问题不有效遏制,类似的模式就无法正常推行。

因此,就目前来看视频平台体验不佳的现状在短时间内难以被改变,唯一的好消息是“正在改了”,但进度如何不得而知。归根到底,国内流媒体内容存在的各式各样问题并非一朝一夕结下的,想要解决问题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注定是一场漫长的拉锯战。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