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9905379

网站建设 APP开发 小程序

知识

影业对“五一黄金档”期待值不小。灯塔专业版显示,2019年五一档仅3天假期累计票房达15.3亿元。今年五一假期延长为5天,对影院和影片的窗口期优势明显。然而院线电影缺席的空白期

您当前位置>主页 > 知识 > 网站制作 >

网络电影火并五一档,到底能不能打?

发表时间:2020-05-06 09:23

文章来源:佚名

影业对“五一黄金档”期待值不小。灯塔专业版显示,2019年五一档仅3天假期累计票房达15.3亿元。今年五一假期延长为5天,对影院和影片的窗口期优势明显。

然而院线电影缺席的空白期,网络电影正在发力:由1987版《倩女幽魂》授权并由原编剧阮继志亲自操刀的《倩女幽魂:人间情》在5月1日上线腾讯视频;由“网络电影一哥”彭禺厶主演的古装玄幻电影《降龙大师之捉妖榜》4月30日在爱奇艺播出;还有国漫IP《西行记之再见悟空》等多部网络电影挤占五一档期。

截至目前,五一档打头阵的三部电影,《降龙大师之捉妖榜》与《民间奇异质》热度走高,进入骨朵日榜前三。

另外,五一上线的《倩女幽魂:人间情》也十分能打,已经达到8406.7万的点击率,在抖音和微博都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并且在一向低分的网络电影中,打分人数单日达到5000+、评分5.1,已经是个不错的成绩了。

即便不少观众对网络电影的印象仍然停留在“粗制滥造”和“打擦边球”,毕竟在不短的一段时期里,被简称为“网大”的网络大电影,代表的是小成本、无力与院线竞争的那一批作品。但去年中国电影家协会联合优爱腾三大平台发布网络电影倡议,正式将“网络大电影”更名为“网络电影”。名字更替,折射的是领域悄然发生的成长和转变,在这个五一档中或可管窥。

在电影圈中,“五一黄金档”向来是必争之地,往年各路电影机构在4月初就会纷纷抢档期、做宣发,推线下路演。而对于今年的“五一”小长假来说,影院格外冷清,但线上却十分火热。

在4月30号到5月5号期间就有十来部网络电影与观众见面。其中,《倩女幽魂:人间情》在腾讯的期待值更是达到了100%。这部电影由1987版《倩女幽魂》授权并由原编剧阮继志亲自操刀,按院线片标准制作,号称要“打造网络电影行业标杆”。且不论内容,宣发手段已然对标院线套路,不仅放出的物料十分精致丰富,还邀请到阿云嘎献唱主题曲。主题曲《倩女幽魂》上线QQ音乐后,超100000+条评论,微博MV超450万次点击。

4月30日上映的《降龙大师之捉妖榜》和《民间奇异志》,虽然分属不同平台,但两者主题类似,都是捉妖题材。《降龙大师之捉妖榜》讲述的是蛟龙和穷书生修源两个灵魂共用一具躯体的捉妖旅程。主演彭禺厶凭借一部《道士出山》一炮而红,这部只用了八天就拍摄完成的网络电影,在爱奇艺上线后一路飘红,28万的拍摄预算换回了2400万的票房。而《民间奇异志》则是百妖肆出的背景下全民捉妖,开始了人族和妖族的对抗,卡司上邀请了元华、元秋等老戏骨加盟,打出了“包租婆×包租公”的看点。

除了奇幻题材,动作冒险也是一个大头。单纯的动作武打作品完全无法满足线上用户的要求,《永生之战》和《双鱼陨石》都融入了科幻和惊悚元素,《牧野诡事之秦岭龙窟》则是根据天下霸唱超强IP“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改编。

比较特别的是腾讯平台推出的《我的美女室友》,体量和制作虽然无法与奇幻冒险这类题材相比,不过十分讨巧地瞄准了女性观众。

云合数据显示,2020年开年至今一共有200多部网络电影登陆全平台,春节期间的有效播放总量达到8.53亿次,是去年同时期的两倍。受到疫情影响,实体产业和旅游业仍然无法全面放开,线上的流量在五一仍然走高。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视频应用的日独立设备高达7.7亿台,观看影视内容的用户占比达到68.3%。

网络电影们敏锐地察觉到了这次时机。进入各大视频网站界面,主打的网络电影banner十分抢眼,越来越精致的海报让人一时无法区分究竟是自制作品和院线电影。虽然观众对于网络电影的固有成见一时无法改变,但头部的网络电影质量确实已不同往日。

拿《倩女幽魂:人间情》来说,不论是画面还是剧情都可圈可点。剧情虽然基本沿袭了87版《倩女幽魂》的主体脉络,但在叙事节奏方面处理得很明快,情节的发展扣人心弦,情感的表达也十分细致。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的动作戏场面,燕赤霞对抗“姥姥”及部下的打斗戏,场面调度、动作编排以及特效处理,几乎每一场都表现得很精彩。加上“倩女幽魂”这个故事本身就很能调动观众的观影记忆,而元华和徐少强的出演,很大程度上能掀起一阵“回忆杀”。仅以网络电影的标准来衡量,《倩女幽魂:人间情》完全算得上是品质高的作品。

另外,《降龙大师之捉妖榜》和《民间奇异志》的制作也十分成熟,画面和特效的精细程度不输给院线电影,在卡司中,也能见到越来越多的老戏骨,比如元华、元秋、徐少强等,演员阵容在不断更新。五一档网络电影的种种,其实更多体现出的是行业在经历粗放时期,市场野蛮生长的之后,票房和制作天花板的提升。从2014年以来,六年之间无论是行业、平台,还是用户认可方面的发展都已不可同日而语,观众和行业对单项目的品质要求也越来越高。尤其是千万级的制作,工业标准的容错率完全不同,题材、制片甚至营销逻辑都会发生变化。网络电影正悄然发生的成长和转变,可从中窥见。

院线观众转向网络,一方面确实带来了流量和话题,另一方面也让“摸着石头过河”的网络电影压力不小。

十分典型的是,观众对于网络电影的刻板印象,导致网络电影出圈仍然十分困难。不论在豆瓣还是微博,网络电影依然没有甩掉“土low挫”的标签,网友直言看见“网络自制”就不会打开。拿到87原版授权的《倩女幽魂:人间情》在上映之前,就因为87原版本身的影响力,而遭遇了“低分预定”。

虽然播出之后,剧本本身由原编剧阮继志亲自操刀,加之制作精细和老演员们的加盟,口碑确实有所回升,且在抖音和微博上热度不低。

另一部《降龙大师之捉妖榜》上线两天,观影人次就已经达到47.3万,分账票房达到100余万,远远甩开九天前上线的《兰若之境》。线上五一档的潜力不输院线。

虽然网大市场向好,但从宏观视角来审视,行业发展速度不尽如人意。迄今为止能打破圈层的作品屈指可数,缺少质的飞跃,绝大多数网大仍未“出圈”。

题材故事依然是“妖魔鬼怪当道,魑魅魍魉横行”。西游、聊斋这类公共IP依赖明显,难免带来题材过度消耗。这种异类题材的选择倾向,和观影人群息息相关。在虎嗅的一篇专访中,提及网络电影的用户画像以男性观众为主,有着典型的玄幻猎奇倾向。随着平台数据不断刷新,城市付费用户增长加快,尤其是疫情期间大量关注度聚焦线上平台,用户画像更加复杂。显而易见,题材类别还没有追上用户群变化的脚步。

业内也很苦恼,僧多粥少——好的项目还没出门就被堵在家里瓜分掉了。优质的内容在行业内仍然是稀缺的。网生的创作者大多没有经过非专业训练,他们的创作往往是在模仿和经验主义混杂的一个状态之下来进行的。目前来讲,很多网络大电影所采用的方式方法,都是在根据好莱坞的模式方法来学习。但是毕竟因为周期比较短,和一些最顶级优质的电影,甚至包括美国网飞他们所制作的一些优质网大来比,依然有着不小的差距。

在这种环境下,IP成为解决办法之一。早在2017年,奇树有鱼、淘梦等头部公司就开始将注意力投向IP领域。站在市场角度,IP衍生网络电影的受众基础好,其实是把双刃剑。如果开发效果低于预期,会给IP带来加速消耗的反面效果,而完成质量好的作品则会把IP的口碑进一步放大,达到几何级的传播效果。

日前,“飞天奖”评奖首次将“在全国性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的电视剧”纳入评选范围,这大大提振了网络影视的创作热情。另外,BAT也将橄榄枝投向了网络电影。在五一档的多部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腾讯影业的身影;在19年6月的上海电影节上,优酷发布了“锦绣合制计划”,宣布未来将参与投资、宣发,与头部网络电影公司共同合制精品网络电影。依托于“阿里”平台,优酷先后推出了“优合计划”“锦绣合制”等为网络电影赋能、提供一体化营销方案、与顶级制作方合作的机会,吸引众多好作品加盟。

不管是发展机遇还是短板,越来越多的聚焦和讨论足以说明,这个行业的发展正在迈入深水期。比起数量“井喷”,其实更多体现出的,是受众群体对于行业的认可和长远发展的信心。网络电影也应该借此机会探索网络电影更多的可能性,把行业的视野和类型扩大化,借助小成本、短周期、精制作而实现整体的突破。

另一边,由于网络电影渠道的特殊性,当下,“院转网”也成了部分院线电影的止损良策。自《囧妈》宣布大年初一免费上线以来,迄今已有多部影片陆续线上首映,而随着疫情从短期向长期化演变,选择逃离院线的电影还在不断增多。国产影片《我们永不言弃》成为了疫情期间的第四部院转网的影片。对于院线来说,网络发行抢夺票房市场的结论是显而易见的,一旦先网,便意味着放弃院线市场,院线将失去一切机会。所谓的“先网后院”其实大多意味着“弃院转网”,和《囧妈》对院线的损害程度并无差别,因此目前很难成为主流。

但我们也不可能否认,流媒体平台逐渐掌握更多话语权是当今世界不可逆转之趋势,内容付费也会在各个平台的培养下逐渐覆盖至更多人群。可以看到,优爱腾几乎每天都有网络电影上线,也开辟了专门的板块用以预约。在以这次疫情为契机之后,网络电影会不会像网剧网综一样,成长为与院线分庭抗礼的存在,可以拭目以待。

华谊兄弟逆市定增23亿,4月28日,华谊兄弟同时发布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称,拟以2.78元/股非公开发行合计不超过823,741,004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发行对象为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等九家公司,全部发行对象均以现金方式认购本次发行的股份。

唐德影视27日发布公告,透露《巴清传》已取得发行许可证,且《巴清传》完成重拍、公司已向天猫技术交付该剧合格母带介质。

唐德影视与天猫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唐德“无需再保证该剧在2020年7月15日前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电视台卫星频道、互联网进行播出;但公司应全力配合天猫技术的工作,以尽早完成全部播出审批并实现该剧的播出;如天猫技术提出要求的,公司同意以成本价全力配合天猫技术对该剧进行修改,以符合天猫技术对该剧的播出要求,但修改所需成本由天猫技术承担。原相关协议中有关该剧修改制作的约定均全部终止。”

相关案例查看更多